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大时代下的薇娅

 

2009年秋天,我在东莞一家服装公司负责企划部,公司当时决定尝试做电商,但没有一个人懂这行。 

我跟副总说,我有兴趣,我来吧。 

然后开了一家淘宝店(因为那年还没有天猫),招了一个小女孩打下手,开业一两个月,每天能卖出七八件衣服,我们俩个人负责所有的客服打包发货,那年头服装企业只要请个代言人,办好两次订货会,钱财就滚滚而来,副总很不理解我们淘宝店这点可怜的销量,他对我们的前景产生了怀疑。 

我当时坚定地说:不,电商是未来! 

2009年秋天,小我三岁的安徽庐江人黄薇已经在西安做了一年的服装批发生意,她18岁就去北京闯荡,认识了男友董海锋,俩人曾在北京动物园开过一家6平方米的女装店维持生计。 

算起来,我跟黄薇出身差不多,还曾是服装圈同行。 

20岁时,黄薇参加“超级偶像”的选秀节目,并获得了冠军,成为嘻哈团体T.H.P主唱,董海锋也在娱乐圈混,据说: 

“街舞跳得不错,曾做过林依轮的伴舞。” 

在娱乐圈混了两三年,似乎没什么出头之日,俩口子2008年去了西安继续做服装生意,但这次他们不是小打小闹,主要搞批发,后来赚到第一桶金,开了七家店。 

2009年秋天的时候,黄薇已经在服装圈发家,而我还是一名苦哈哈的打工人,我至今记得当年那个品牌河南省的总代理,那位姐姐看到我寒酸的穿着,使她胖乎乎的手指摸了摸我卷起来的衣领,用不屑的眼神打量着我说: 

你就是我们品牌的企划经理?你穿成这样? 

 

2009年秋天,淘宝刚刚成立六周年,他们在三年前击败了傲慢的易趣,拿下了国内电商第一,还在不断摸索怎么经营好这家C2C网站,还在闹“ISBN门”和“图片门”。 

为了逼迫各个店铺不要重复使用厂家或供货商提供的官方图片,一家店超过30件产品,一律封铺,这种今天看起来理所当然的规定,在当年吵得沸沸扬扬。 

每一次微小的改革,都会产生巨大的阵痛。 

我还记得那时淘宝还在玩淘金币和限时秒杀,聚划算还是第二年的事情。 

2009年时,马云踌躇满志,他在硅谷演讲时说: 

2009年无疑是一个好年头。 

那时的马云意气风发,是年轻人心目中的创业之神,每年双十一的时候,他的画像会被供奉香烛,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守在电脑前,光着膀子焚香上拜。 

此时距离他大众形象崩塌,从“马爸爸”到“资本家”,还有11年的时间。 

这么多年过去了,再回过头看看,2009年确实才是淘宝的崛起之年,因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,中国以外贸为主的企业,纷纷转型内销,他们唯一可以依赖的渠道,就是淘宝。 

促进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,分别是投资、消费、出口,中国在2008年前,是一个以外贸为主的国家,2008年周小川在陆家嘴论坛发表讲话,说中国外贸占到了GDP60%-70%,那时候外贸就是中国的命脉,所以我们才要出手救美国金融。 

但今天不同了,外贸仅占到了2020年中国GDP30%的份额,我们的最大外贸伙伴从美国变成了东盟,所以我们今天可以跟美国对攻了。 

2008年的金融危机,让大量的外贸产能,转向了国内,无数制造业厂家开始为淘宝供货。 

淘宝的辉煌,是建立在中国强大的制造业基础之上的。 

是时代成就了淘宝的崛起,是时代成就了马云的顶峰,也是时代成就了黄薇的直播事业。 

 

2009年的时候,我不明白什么是时代的大潮。 

黄薇估计也不明白。 

黄薇理解到“电商是未来”这句话时,已经是2012年。 

她在西安服装店的生意越来越差,有人到她店里试过衣服根本不买,再到网上搜同款,黄薇意识到电商时代来临,和董海锋关掉西店的所有店铺,带着全部家当到了广州,迅速组建了30人的运营团队,她负责开发设计、她老公负责生产管理。 

2012年搞电商创业时,能在广州组建30人的团队,说明黄薇此时已经完成了资本的积累,只是在等待资本的转型。 

我个人体会,2010年到2015年,是淘宝最黄金最鼎盛的五年,我和许多同年龄的资深屌丝,不断游荡在广州和深圳的批发市场,到处找货、测款、摸索淘宝搜索的排序规则,说那时是黄金时期,不是指那时候大家多有钱,而是当时所有人的状态都是饱满向上的,身边分分钟有人逆袭赚到大钱,没有任何一个人,敢小看身边的屌丝。 

我在写《北方的铁王座》时,讲过最极端的脱北者,也对金日成充满了感情,那是因为朝鲜人并不明白,金日成时代的幸福生活,建立在苏联时期经互会的基础上,是大时代推动的。 

其实把金正日、金正恩放在那个年代,他们同样会做得不错,大时代决定一个人的高度。 

同样,那年代1980-90后中国年轻人因为时刻有从淘宝翻身的机会,对马云感激涕零,本质上这跟朝鲜人对金日成的感情是一样的,是大家看不懂时代的潮流,不懂得中国制造业从外贸向内销转型的大局观,才会用朴素的世界观去表达爱憎。 

2021年,平均年龄21岁的B站用户,没有人沐浴过当年的红利,所以当他们对马云投之以对资本家的愤怒时,不会有任何情感包袱。 

2015年,当淘宝走完它的黄金岁月时,黄薇才在双十一感受到了幸福。 

2014年黄薇双十一卖得不错,但因为外包工厂质量出问题,导致她产生了大量冬装库存,为了多赚钱,黄薇一边给别的店铺做模特,一边经营着自己的生意,没想到2015年她做模特的几个鞋子和裙子月销几万件,黄薇在淘宝模特圈混出名头,成为知名的淘女郎。 

因为淘女郎的出色经历,20166月,黄薇接到淘宝官方电话,邀请她入驻直播平台,她在淘宝直播上的名字,叫薇娅。 

后面的情节,你们都知道了,黄薇成为全网直播第一人,一年销售达到了惊人的310亿!

2015年双十一,黄薇的淘宝店卖出1000万销售额,一年总销售达到了2800万,但从第二年开始,淘宝开始显现疲态,竞争者逐渐追了上来。 

因为2015年,拼多多来了。 

2016年,抖音也追过来了。 

 淘宝在直播世界的故事并不是一帆风顺,2016年时让MCN公司签几百个美女,也没有搞起来,2017-2018年直播平台都没有打出好成绩。 

一直到2019年,直播同时在几个平台爆发,快手当年直播日活达到了1亿,摸索到直播的潜力后,淘宝开始力捧个人IP,给薇娅与李佳琦的直播大量铺流量。 

今天大家去翻薇娅公司背后的投资人,才知道后面是联想和马云的资本,薇娅与李佳琦爆火的能量,已经远超过正常经营的成绩,这并不是某一个人的数据,而是平台对平台,商业形态对商业形态才会出现的现象,是淘宝面对快手、抖音、拼多多的流量抢夺,出于无奈的防御策略。 

在字节跳动旗下公司越战越强,今日头条与抖音分食了阿里与腾讯的信息流量后,抖音盒子与Fanno又开始来抢夺阿里与腾讯的内销与外贸的生意。 

中国互联网世界,开始形成字节跳动攻,阿里与腾讯守的大格局。 

在阿里尽全力防御的格局下,才会出现倾尽流量扶植薇娅这种特殊现象。 

如果这篇文章只是写到这里,是没有意义的。 

我们要看到更宏观的东西,更多大时代下的滚滚洪流。 

我们知道2009年改变淘宝命运的,是一场金融危机,而今天改变淘宝命运的,其实,极有可能是另一场金融危机。 

在上一场金融危机里,我们迫使制造业从外贸转向了内销,成就了淘宝,而这一次金融危机里,为了提前过冬,我们主动刺破了房地产泡沫,给房地产企业划红线,抑制房地产企业的畸形发展。 

在房地产企业不敢轻易买地的前提下,靠卖地生存的地方政府,遭遇到了财政问题,面临着发工资难题,所以才会出现公务员降薪的新闻。 

同时为了让制造业保持利润活下去,有必要打压互联网暴利,把互联网欠下的债收回来。 

才有了近期对演艺人士和直播主播的税收潮,才有了薇娅欠税,各个平台被封号的消息。 

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明年电商税应该就要正式执行了。 

我做淘宝十年,听说电商税听了十年,终于要落地了。

雪上加霜的是,互联网企业最为重要的广告营收,已经受到了上游经济传导的沉重打击,各企业纷纷瘦身裁员,以图在2022年自保。 

爱奇艺等互联网公司的大裁员,本质上是背后的阿里、腾讯大金主没钱了,而大金主没钱的原因,是因为广告减少了,广告减少了,则是因为上游企业经济环境受到了影响。 

这一切背后的国际背景,是即将到来的2022年全球性危机,我们要留住制造业,只有制造业才是国家的根本,等危机降临时,你能生产产品,才有资格跟其他国家谈条件。 

淘宝跟拼多多上九块九包邮的东西,全世界只有中国才会出现,同样一件工业品,除了有美元霸权的美国,绝大多数国家买到的价格,是中国价格的1.5倍到3倍,大工业无形中降低了生存成本。 

有制造业,国家就有生存空间。 

 薇娅欠税风波,只是世界运行中,大时代背景下的一环。 

美联储最新公布的信息里,预计2022年将有三次加息,每次加息25个基点,2023年再加息三次。 

美联储小心翼翼地公布这个信息,试探市场的反应,并且含糊其词地表达了他们坚决想维护美股的用意。 

他们的意思是,加息可能是会加的,经济搞成这个样子,不加实在不行,但我们还是尽量照顾到美国股市,尽量让美国股市不崩盘。 

美股,是美国现在的命根子。 

但加息后会不会真的引发股灾,造成类似于2008年,甚至于1929年的经济灾难,现在谁都不好说。 

毕竟2008年金融危机其实根本没有解决,实际上是通过大放水拖到了现在,毕竟2020年美股四次熔断是靠无限QE救回来的,无限QE是什么,就是我不停地、疯狂地印钞,疯狂输血,管你什么通货膨胀,反正美元是全球货币,先印了再说。 

土耳其里拉最近疯狂贬值,虽然跟埃苏丹的骚操作有一定联系,但也有国际大环境下的压迫因素。(我后面会写篇长文介绍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) 

疫情加通胀,正在把全球各国的财政危机逐步拉满。 

相信我,如果制造业中心国都感受到了难受,都把明年的增长率调到了5.6%,那些无法生产工业品的国家,痛苦就会放大几倍。 

为了迎接最坏的打算,我们主动刺破了房地产泡沫,主动抑止互联网暴利,主动留住制造业。 

我们也知道要迎接土地财政的改变,也做好了相对应的策略。

于是有了一连串的大事件,一件滚着一件,一件带动一件。 

马云是大时代下的马云,薇娅也只是大时代下的薇娅,每个人,有每个人的宿命。 

在这些遥不可及的新闻背后,事物的规律早就已经写好,那是为了迎接全球性危机,而及早做出的策略,这个策略,其实只有八个字: 

脱虚向实,共同富裕。

大时代下的薇娅最先出现在fjzyc

来源分类:B中文博客
文章日期:February 25, 2022 at 09:35PM
收藏日期:February 25, 2022 at 09:35PM